把中国大唐打造成为“绿色低碳、多能互补、高效协同、数字智慧”的世界一流能源供应商
企业文化
书香苏电
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书香苏电
看不见的悲剧 ——《恶意》读后感
发布时间:2021/1/4 浏览:1008次 字体大小:[大] [中] [小]

作者:新能源公司 王雨帆

拜读东野先生的第一本著作是《放学后》,记得那是一次征文比赛的奖品,偶然翻看,却是一口气读完,意犹未尽。而后陆续读过先生的《白夜行》、《解忧杂货店》、《嫌疑人X的献身》等著作。我曾说过一句玩笑话:“当你对看书失去兴趣的时候,就去读一本东野先生的书。”事实上,近期读的《恶意》,就多多少少掺杂一些类似的情愫。读完《恶意》,我对自己上面略显轻浮而敬畏不足的话语,嗟悔无及。我想,东野先生的标签不应仅仅是推理小说作家。

在着笔写这篇读后感之前,我鲜有地上网浏览了一些之于《恶意》的读后感和书评。较之以往,为免于受其他观点的影响,我更倾向于先自行表达记录内心的真实感受,而后再拜读各家观点见解。一反常态的原因,大概是我想求证,求证东野先生笔下塑造出来的野野口修的形象,是否在读者眼中千篇一律的恶贯满盈。果不其然,大家像是商量过一般,异口同声地对野野口修心中的恶意口诛笔伐。

读完合上书的霎那间,我的第一感受是同情,亦或是感同身受。野野口修心中的恶意固然令人不寒而栗,然而追本溯源,其内心的“黑暗”,应该是校园霸凌的影子。日前上映的电影《少年的你》中也涉及到校园霸凌的话题,电影和书中的叙述手法类似,言其表而避其里。诚然,校园霸凌的关注度以及其社会效应在持续升温,但也难免有光照不到的地方。

我想,我不会苛责野野口修的种种罪恶,因为推着他走向万劫不复的也许不是他自己,他自己也是受害者。对于受害者的苛责就是对霸凌者的放纵。受害者一生都刻骨铭心,霸凌者却早已云淡风轻。他把谎言说得行云流水,残阳也透着伤悲,他赴汤蹈火化作尘灰,谁又会回首一眼煮酒青梅?他把戏词写得波谲云诡,楼台也笼着是非,他万劫不复陷于业罪,谁又会睹物思人偶有懊悔?他把棋局走得步步含泪,青瓷也含着盈亏,他剪烛西窗邀酒买醉,谁又会只言片语淡茶一杯?他把琴弦挑得没心没肺,灯影也摇着尊酹,他你颠沛流离辗转青魁,谁又会素衣入眸浅浅皱眉?所谓的恶意里字字衔悲,罪魁祸首呢?他们穿着旁观者的外衣品头论足,他们站在法律和道德的制高点议论人性,殊不知他们和我们都不曾了解人性的脆弱。

为什么广大读者不约而同地去谴责受害者,什么时候受害者也被扣上了罪有应得的帽子?野野口修的一生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没有错,一生都没有真正拥抱过去,都没有接纳自己。比起在校园被霸凌更令其痛苦和扭曲的是,这么多年以来他心中的自我谴责。年少的野野口修天生就知道是非罪恶吗?那只不过是他自己来时的路。

古寺老钟固执说着不肯离分,一撇一横都藏着戏份,我愿意做一个颠沛流离的说书人,檀木轻敲听来的故事,斟着眼泪在茶水里浮沉,把雪地里最美的黄昏染上伤痕。若你也懂得曾经天真,请触摸我的灵魂,再把可怕的噩梦打碎,于三月柔芽抽条,在蔷薇脚底,埋上别恨,为它立一座衣冠孤坟。

大唐江苏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