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大唐精神 建设世界一流能源企业
Carry forward the DaTang spirit, build a world leading energy enterprise
企业文化
心路留痕
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心路留痕
母亲树
发布时间:2020/5/14 浏览:290次 字体大小:[大] [中] [小]

作者:徐塘公司 李宜丰

 

 

        还是六岁那年,父亲在院里搭了一个瓜棚,准备种吊南瓜往上爬,以得到更多的阳光,改善通风条件,多结几个吊南瓜,以补充口粮不足。再说瓜棚下面也能乘凉,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瓜棚四根支柱中有一根柳木,埋在地上不久发出了新芽,渐渐长出枝条。父亲想把长出的树条砍掉,不让它长成树,树长大了枝叶多了不利于吊瓜生长。还说屋前不载柳,屋后不载桑,院里有一棵柳树不吉利。然而,母亲说什么都不同意,她看小柳树长势喜人,长大还能遮荫凉,母亲根本不信封建迷信的道道。

 

        父亲拗不过母亲,只得让小柳树长下去,父亲给吊瓜施肥浇水,母亲给小柳树施肥浇水。在二老辛勤的呵护下,小柳树逐渐长高,抽出更多的枝条,像小女孩的散发。瓜秧慢慢爬上了棚子,瓜扭绿油油的,金黄色的花戴在瓜扭头上,多么漂亮啊!

 

        到了夏天,柳树和吊瓜争相生长,瓜棚下面成了凉棚,邻居们拿着板凳在下面坐着乘凉。偶尔,柳树枝上还飞来知了,吱吱吱吱的叫着。小鸟也时常停留一会唱着清脆的歌曲,形成了“菀菀黄柳丝,濛濛杂花垂。”的自然画面。看到这一切,父亲和母亲脸上都流露出满足感和成就感。

 

        一天,我看见几个小孩戴着柳条编的帽子,手里拿着柳枝当马骑,正在玩骑兵战斗游戏,他们玩的很开心,我十分羡慕。于是,我回家恳求母亲在自家的柳树上砍一根树枝,做一个柳条帽和柳枝马,好参加小朋友的游戏。

 

        儿子恳求砍小柳树枝当玩具,母亲真舍不得,因为那是她辛勤培育的结晶。当前还只是一棵小柳树啊,它像一个幼小的儿童,怎么能伤害它呢?母亲踌躇起来,下不了决心。

 

        小朋友玩耍的嬉笑声阵阵传到我耳里,童心的驱使又一次催促我向母亲哀求。看着亲生儿子渴望的眼神,又看看那棵生气勃勃的小柳树,母亲都感到亲切可爱。她终于下了决心,颤抖的手拿起菜刀,从小柳树上砍下一枝粗柳枝。

 

        母亲的手很巧,她用柳枝的梢头很快的编了一个柳条帽,戴在我头上大小正好,真像抗战时潜伏打日本鬼子的儿童团员。母亲用一节柳枝抽去当中的棍,留下薄薄的外皮,做了一个小柳哨,吹起来声音很清脆,这是其他小朋友没有的。用柳枝最粗的一节当作马,一切完成了,我骑着柳枝战马,戴着柳条帽子,嘴里吹着柳哨,精神抖擞的找小伙伴们玩耍起来。因为我有柳哨,他们没有,吹的声音如同战斗号令,我很快成了指挥,大家玩的十分开心。小时候,能有这样的玩具就相当不错了,不像现在的小孩玩具堆积满屋。我很感谢母亲,她为使我高兴,忍痛砍下心爱的小柳树枝条。从那以后,我也学会了用柳枝做类似的玩具,每到春天柳树发青抽条长叶的时候,早先带着儿子,以后又带着孙女、孙子,折柳枝做玩具。孩子们玩这样的游戏感到很稀奇,比买的玩具还要开心。

 

        难忘的三年自然灾害来到了,本来口粮不够的市民,计划粮标准又减了一些,人们整天感到饥肠咕噜浑身无力,不少人患上浮肿病。地里的野菜,树上的树叶,凡是能吃的都被采集代替粮食充饥,柳树叶也列在其中。柳树叶比不上洋槐花、榆钱子好吃,但比杨树叶好吃。采摘下来先用热水烫一下,再用清水泡出里面的青叶味,用点面合成面团蒸熟也能充饥。

 

        大部分树叶都采光了,唯有那棵小柳树还完整的耸立着,它不知道饥饿的人们即将对它下手。下顿饭就成了问题,周围已没有可采集的树叶,一家老小要眼巴巴饿肚子了 

 

        全家人都知道,这棵柳树是母亲的精神寄托,也像她的孩子一样,没人敢提出动小柳树。看着老老少少面黄肌瘦的样子,再看看小柳树的枝条在风中轻轻摇摆可爱的姿态,母亲沉思了许久,最后下了狠心,把小柳树的叶子采下来。小柳树变成了秃树,在风中颤颤的摇晃着,母亲的眼泪流了下来。

 

        每到柳树鼓芽抽条的时候,我就联想起母亲给我编柳条帽做柳哨骑柳枝马的往事,感觉母亲是我最早的人生启蒙者,她老人家没有文化讲不出育儿理论,只能用平常的举动给孩子启示,用春天般的温暖情感寓教于乐,引导孩子成人成才。1964年第一次离开家到徐州上初中的时候,想家想娘的滋味难以形容,甚至偷偷流泪。想起在家里还惹娘生气,离娘远了,才感觉在家受到娘的照料是多么体贴入微,娘真好!当然,母亲深知我的恋家之情,总是鼓励我好好学习,争取上技校或者高中,做一个有出息的好孩子。

 

        七十年代,我上山下乡到农村干了近六年,我们知青组住处周围也栽了许多柳树。生产队木匠铺有个好心的张木匠大爷,按照队长的布置,伐了一棵柳树给知青做家具。他专门给我们做了一个方形柳木小饭桌,在上面能吃饭、能切菜,能擀面条等。他说,柳木最适合做饭桌,对人的身体没有伤害,你们从城里来到咱庄落户,俺要对你们家里的大人负责。

 

        在家靠父母,插队靠老乡。张大爷朴实亲切的语言包含着贫下中农对知青真挚感情,像家中父母一样的疼爱我们。张大爷虽然已过世多年,他的音容笑貌经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一想起他,夜里就做起插队年月的回忆梦。

 

        几年的插队生活,我对柳树独有情钟,进行了常年观察。我发现,春天柳树发芽最早,它最先把翠绿展现在人们面前。春天载柳树最容易成活,只要在地上插个柳木棍就能发芽,怪不得古诗上说“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如果长在河边的小柳树旁再栽上桃树,清明前后就构画成柳绿桃红的乡村自然美景。有一个要好的知青,被大队安排到一个生产队当会计,他的住房周围就有这样的景色,每年春暖花开的季节,我都要到他那儿玩,既赏景又说说知心话,还买点猪肉两人拉拉馋,在那艰难的岁月里寻找一点快乐,相互鼓励坚持到底,争取熬到回城那一天。

 

        炎热的夏天柳树阴凉最大,引来知了欢叫鸟儿唱歌,人们在树底下乘凉真是惬意啊!长长的柳条垂在树下婀娜多姿,犹如妇人披肩长发美丽温柔。我也想起,母亲也经常这样梳头啊,轻轻抚摸着长长的柳条,好像触摸到了母亲的长发。娘,远离家门的儿子天天想念你。儿子也知道,儿行千里母担忧,你老人家对儿子的思念和焦虑多于儿子对母亲。母亲明白一个道理,儿子不能像小鸡一样,永远偎依在老母鸡的翅膀下。要想有出息,就得像天上那展翅高飞的雄鹰,经风雨见世面,在农村广阔天地磨炼成长。在艰难的插队岁月,看到大柳树犹如看到母亲,得到温暖温柔,感染到坚韧不拔的精神,使我坚定信心,同伙伴在一起,度过那人生最为难忘的时光。在这刻骨铭心的阶段,锻炼了自己的意志,逐步走向成熟,在国家困难的时候,做出特有的奉献。

 

        秋风吹来天气渐渐变凉,树叶慢慢发黄,阵阵秋风吹得落叶纷飞。我发现,在季节落叶的树木里,还是柳树叶落得最晚,就是到了年底,还有一部分树叶挂在树枝上,在寒风中坚强的摆动,不愿离开母体枝干,好像孩子不想离开亲爱的妈妈一样。

 

        大雪纷飞的寒冬来了,柳树的叶子全部落完了,在刺骨的寒风中树枝摆动着,时有觅食的麻雀在上停留,叽叽喳喳的叫着。任凭寒冷肆虐,柳树仍然坚强的站立,没人给它在树干上保温,春天照样按时发芽抽枝。而樟树等树木就不行了,碰到太冷的冬天,不采取保暖措施就会冻伤冻死。

 

        在初中读书时学过陶铸先生的著名文章《松树的风格》,赞扬了松树不怕风雪严寒刚直不阿的坚强个性。我通过多年的观察得到这样的结论,柳树既有容易适应生存环境温柔阿娜的个性,还有松树不惧风寒坚忍不拔的风格,属于刚柔结合的树木。

 

        母亲也是这样,对孩子对亲邻是温柔热情,在困难面前她又是那么坚强自立。在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母亲割草、打零工、给人洗衣服挣点小钱补助家庭,吃尽了苦头。母亲曾经煮山芋卖,冬天在凛冽的北风中站着吆喝着,等人来买山芋,犹如一棵寒冬中屹立的柳树,为了孩子能多吃口饭,咬牙坚持着,这个场景永远印在我脑海里。

 

        回城多年,我依然没有忘记在农村插队的年年月月,怀念和乡亲们相处的朝朝夕夕,经常想念知青屋前后的大柳树,为此,我几次和插队的战友、老伴及孙女,到曾插队的村里拜访老乡叙旧,摸一摸依然茂盛的大柳树。

 

        平时,我喜欢到有柳树的街道散步,喜欢到有柳树的河边钓鱼,喜欢看古今文人对柳树的赞美词文,我和柳树有深厚的特殊情结。

 

        无独有偶,无巧不成书。一个一块进厂的知青同事,也钟爱柳树。他刚搬进新住宅楼,就在楼前栽了一排柳树,几年后成了一片大阴凉。一到夏天,这里成了老年人和不到入幼儿园年龄孩子的集散地。他们快乐的在树荫下玩耍着,享受着天伦之乐。

 

        2010年10月2日,85岁的母亲离世,按当地习俗,孝子要手捧柳木棍表示哀悼。第一次身经丧事手忙脚乱,不知到什么地方找柳木棍。那位要好同事知道这事,毫不犹豫的拿把菜刀,到自己栽的树上砍下柳枝,做成哀棍交给我,尽管平时他对这些柳树注意保护,不许人随意损伤树的一点枝干。

 

        穿着白色的孝服,手捧着柳木哀棍,心情十分悲痛,从今后没有娘了。所好的是还有一点安慰,就是我钟爱的柳树还在挺立成长,只要到了柳树下,仿佛到了娘的身边。

 

        每天晚上散步,我尽量到那棵大柳树下停留一会,抱一下粗大的树干,摸一下苍老凸凹的树皮,思念母亲之情油然而生。母亲在天堂安息了,您老人家的灵魂还在,您老人家的精神还寄托在儿女心里。

 

        柳树,我的母亲树……

大唐江苏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