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大唐精神 建设世界一流能源企业
Carry forward the DaTang spirit, build a world leading energy enterprise
企业文化
书香苏电
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书香苏电
对《娱乐至死》的反思
发布时间:2019/2/14 浏览:1134次 字体大小:[大] [中] [小]

作者:南京发电厂 殷冉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跨越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坐在你面前,你却在低头玩手机。这一则看似笑话的只言片语,恰恰与著名的媒介文化研究者和批评家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表达的观点不谋而合--“我们将毁于我们所热爱的东西!”。他全书论述了“通过电视和网络媒介,一切都以娱乐的方式呈,人类心甘情愿成为娱乐的附庸,最终沦为‘娱乐至死’的物种”这一核心观点。经过了34载春秋,他的预言实现了吗? 


       尼尔·波兹曼认为,人们生存在媒介所制造的巨大隐喻世界中而不自知,媒介能够以一种隐蔽却强大的暗示力量重新定义现实世界,甚至塑造一个时代的文化精神,所以得出了“媒介即隐喻”理论。书中列举了很多印刷时代文字对于构建美国公众话语的形式、思维方式等产生的影响的案例以及印刷时代逝去后电子媒体时代的到来对社会的种种影响,在电子媒体中产生的大量的“伪信息”弱化了人们的思维能力,使大众丧失理性与思考,解读了美国公众在电子媒体面前收到了巨大的负面影响。而在如今,当我们看到大街上、地铁上甚至餐桌上的“低头族” 时, 当我们轻易的被网络媒体中的某些新闻所煽动时, 当我们身边熟悉的人四处散播着各类网络谣言、肆意八卦各类小道消息时,娱乐至死这个描写再也合适不过。书中的很多观点在今天这个电视媒体过渡到互联网媒体时代依然适用,甚至更加鲜明的表现的当下的各种盛况。 

      “我们匆匆地建立起了缅因州通往得克萨斯州的磁性电报,但是缅因州和得克萨斯州可能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需要交流……我们满腔热情地在大西洋下开通隧道, 把新旧两个世界拉近几个星期, 但是到达美国人耳朵里的第一条新闻可能却是阿德雷德公主得了百日咳。”波兹曼引用这段文字来说明尽管电报使信息传达更加便捷,但也带来了信息的碎片化和冗余化。信息传播技术的高速发展虽然让大众收益于传递信息的快捷和方便,但是也日益让整个社会变得越来越浮躁。在当今的互联网媒体时代,互联网不仅给我们带来了多重感官的刺激,同时也带来庞大却和关键信息无关的信息,人们看待事物的方式早已随着媒体呈现方式的改变而改变。波兹曼在书中引用著名诗人柯勒律治的诗句:“到处是水却没有一滴水可以喝。”这句诗呈现出目前正在逐渐消失的语言环境。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对信息的接受已经成为一种习惯,真正有用的信息被无用的垃圾信息所埋没。互联网媒体的碎片化不仅影响着人们对信息接受的方式,同时也慢慢侵入了其他媒体,进而整个媒体环境都在向碎片化、过剩化所发展。 

       过度的娱乐信息挖空了人们的头颅,吞噬了人们的思维能力。书中所描写的人们把电视传播的信息当成一种权威的象征,盲目的相信电视对真理的描述。把书中的电视替换成如今的互联网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越来越忽视内心真实的需求,进而单纯的凭借感官上的快感去衡量自己的所见所闻,对所接受的信息深信不疑。在互联网上随处可见“娱乐至上”的风气,很多人对于娱乐的底线和边界已经模糊不清。我们上网的目的在于什么?通过互联网,我们可以网上聊天、网上游戏、收听在先线音乐、收看网上节目等等,但是当今的互联网已经将娱乐最大限度的表现和发展,我们某种程度上已经不在是互联网的主人,反而成了互联网的奴隶。网络不仅占用了思考的时间更剥夺了我们思考的权利。媒体本来应当是可以拓展我们视野,使我们好好认识世界的工具,但是现在却本末倒置,成了人们的依赖,将我们的灵魂变为了媒体机器冰冷的附属品。波兹曼在《娱乐至死》里写道:“电视和网络媒介之下,一切都以娱乐的方式呈现;人类心甘情愿成为娱乐的附庸,最终成为娱乐至死的物种。”如今,波兹曼的预言正在慢慢成为现实。在这个被网络媒体充斥的时代,人们普遍患上了“媒介依存症”,过分的沉迷在娱乐中不能自拔,无法区分真实环境和拟态环境,满足于虚拟社会里的互动而回避现实的社会互动。这已经成为现代人的通病。 

       社会环境呈现娱乐化的趋势,新兴媒体对人具有愈发强大的影响力,这些都是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的担忧在新时代的延伸和扩展。这是一个不断娱乐的世界,这个世界需要会思考的灵魂。我们需要在媒体面前多一份理智,莫在娱乐时代被手机剥夺了灵魂。

大唐江苏微信公众号